今天画洋了吗.

↑经常挖坑不填的鸽子精↑

深夜摸🐟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今日に至るまで:

『晓薛24h•与霜同降日』首宣
  
听一曲清歌,魂归梦乡。

是谁八年空候,只待故人踏清风明月归来。

可忆不愉的初见,别时的恶言,撩拨着何人的心弦。是作三省追寻,一双璀璨星眸终究为此所伤。

何日破败义庄,踏碎所有千疮百孔的时光,缓缓轻诉所谓的真实。

不渡忘川河,风上柳梢拂月来,是风动,也是心动。

今夕霜寒,空降大梦一场。淡了多少恩怨情仇,缚了多少往昔旧年。

与霜同降日,执手相逢时。

无论是初遇或是重逢,愿所思之人终至。
  
活动时间2019.10.24
  
发起 @今日に至るまで
策划 @白茶许清欢
文案 @细雪融光
美工 @竹涧饮茶客
  

参与人员
@像个两百斤的地球仪~
@淮.
@花亦零_zero
@空弦白芷🍓
@今日に至るまで
@请叫我墨墨大人
@画一只鹤
@大刨冰小茹子
@清酒十三里.🌙
@唔...汪——随随
@沈前山xxx.
@谁家小朋友呀
@不良尤安
@妤温呀语文
@我不知道
@桃花潭水
@细雪融光
@竹涧饮茶客
@白茶许清欢
@陌影的还债之路
@海峡两岸
@何以不得安
@未舀
@绵绵雨(இωஇ )
@今天也要成为鸽子
 
彩蛋位
@不良尤安
@今天画洋了吗.
@阿冀的冀是希冀的冀
@白茶许清欢
@今日に至るまで

给自己摸个头像_(:з」∠)_

[晓薛] 渡气

  假如洋哥不会游泳

  还怕水,怕得要命那种

  

  ooc警告#一个沙雕脑洞

  私设如山,小星星眼睛是好的,一家三口[?]过得很快乐

  

   ————分割————

  夏天的尾声,还是夏天,温度从未降下去过

  阿菁出去玩的时候发现了一处清泉,吵着闹着要晓星尘他们一起过去

  晓星尘拗不过,只好答应,至于薛洋,阿菁肯定是说不动他,但只要晓星尘一开口,不就什么事都好说了

  

   

        ————

  

  

  “怎么样?我就说这里超漂亮,还很凉快,没骗你们吧!”

  阿菁拉着晓星尘的袖口,指着不远处的水池,不等晓星尘回答她的话,拉着晓星尘就往水边走

  两人交谈了几句,才发现薛洋站在离他们比较远的树旁,一直没过来

  

  “坏东西你怎么站在那里?过来啊!”阿菁已经在稍浅的水域玩上了,还把晓星尘也带了下去

  

  晓星尘也转身看着薛洋,刚准备开口,见薛洋走了过来,却只是站在水边

  “不就是个水池子嘛,有什么好玩的”

  阿菁听到这话就不开心了“什么叫不就是个水池子!这儿超凉快好嘛!你下水就知道了!”

  说着,朝薛洋走过去,伸手就要拉薛洋下水,薛洋飞快地躲开

  “小瞎子你想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

  晓星尘走了过来,揉了揉薛洋的头

  “怎么了?身体不适?还是不喜这水池?若是不喜,我们便回去罢”

  闻言,薛洋仿佛看到了曙光,不停地点头

  “对对对,我身体不适,可不舒服了,道长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回去?我们才来啊,我还没有玩够呢!”

  阿菁总觉得薛洋哪里不对劲,一举一动都怪怪的

  “你这坏家伙...不会是怕水吧?”

  听到阿菁的话,薛洋一个激灵,像一只炸毛的猫,恶狠狠地盯着阿菁

  “谁他妈怕水了!我只是...”

  “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啊!”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阿菁跑过来不怀好意地盯着薛洋

  “我...!”

  艹,竟然被这小瞎子知道了,以后肯定要老拿这事儿来说我

  薛洋心里想着,一时竟想不出什么理由怼回去

  

  “原来阿洋不习水性,改天我教你吧”

  晓星尘开口道,薛洋听了只觉得丢死个人,自己都这么大人了,居然还怕水,现在还要让他晓星尘教游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太他妈丢人了

  “不需要!我回去了!”

  薛洋转头就走

  

  

        虽然说着不需要,第二天还是跟着晓星尘来到了池边[真香]

  

  [温馨提示:前方有小高能]

  

  “怎么样?能适应吗?”晓星尘扶着薛洋的肩膀,薛洋则是死死扒着晓星尘的胳膊

  “还、还好”从下水开始,薛洋的身体像一根紧绷的弦,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

  “那我放手了?”说着晓星尘慢慢松开了薛洋

  薛洋也试着松开了手,往后走了一步,细小的水花随着薛洋的动作打在身上,薛洋踩到了一颗鹅卵石,吓得立马伸手扒住了晓星尘

  “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没事没事,有我在”晓星尘拍了拍薛洋的背,想给人一些安慰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薛洋死死的搂着晓星尘,两人的距离仅仅隔了几块布料,明明是在水里,晓星尘却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的

  “你好些了吗?能不能...先放开...”

  听到晓星尘的话,薛洋意识到好像是把人抱得有点久了,赶紧放开

  “那个...我...”薛洋一抬头,刚好对上晓星尘深邃的眼神

  道长的眼睛...好好看啊 

  晓星尘也不说话,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一秒...

  两秒...

  两人开始离得越来越近

  三秒...

  四秒...

  ...

  “我说回家怎么没动静,原来你们在这里啊!”阿菁找了过来

  

  薛洋瞬间回神,猛地撒手往后退

  脚底一滑,竟是往水里栽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阿洋!”

  晓星尘见状,忙潜下水去捞人

  “道长!!!”

  

  

  薛洋下意识想喊救命,一张嘴,就呛了一大口水,赶紧闭上了嘴

  挣扎了几下,发现无动于衷

  薛洋感觉有些窒息,意识也有些模糊,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了,连挣扎都停止了

  突然感觉有人把自己抱在了怀里,随即,好像有什么碰到了自己的嘴唇...

  晓星尘抓住薛洋的手就往自己怀里带,想起人不习水性,低头吻住薛洋的唇,试着渡一些气给人

       窒息的感觉没有那么严重了,薛洋的意识稍微恢复了一些

  

  晓...晓星尘?!!!

  

  

  薛洋现在非常清醒,他被亲了

  伸手就要去推人,晓星尘却在这时放开了薛洋,搂着他的腰快速往岸边游

 

  “咳...咳咳...!!”

  周围的空气让薛洋如获新生,缩在晓星尘怀里不停地咳着

  “道长!你们没事吧!”阿菁被吓坏了,想帮忙却又不知道能做什么

  晓星尘摇了摇头,不停地拍着薛洋的后背给人顺气

  薛洋感觉好些了,刚才的画面在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他刚刚...被亲了

  晓星尘我***!!!!!

  薛洋一把推开晓星尘,因为溺水被吓得惨白的脸上多了一抹淡红色

  “坏家伙!你是傻了吗!道长救了你!你不谢谢道长就算了,你、你居然还推他!”

  “你知道个屁!!”

  薛洋起身就走,谁知道,刚起身没走两步,忽然脚底一软,就倒了下去

  “阿洋!”

  

  ————分割线————

  年纪轻轻玩什么水,你看,晕了吧

        _(:з」∠)_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会卡在义城
明月清风洋我可以!!!

爬起来记梗

是我的一个梦

零零碎碎的,趁着有点印象,简单粗暴记一下


薛洋复活了宋岚跟晓星尘 留下降灾不知所踪


晓星尘找薛洋


晓星尘遇到花妖


花妖知道薛洋行踪


晓星尘找到重伤的薛洋


晓星尘带薛洋回家


到现在画面还很深的

薛洋在晓星尘怀里发抖,晓星尘吻了薛洋的额头


“别怕,我们回家”


然后我哭醒了

_(:з」∠)_


星:我是谁在哪这俩怎么又闹上了
我太难了

p3大概是洋哥此时的心情


洋:卧槽道长看过来了![转头]

星:刚刚阿洋在看我...?

今天也是磕糖的一天_(:з」∠)_